位置:主页 > 四代机 >

追梦司机金永鑫的最后一个春运

编辑:大魔王 2019-02-02

【图片声明:图片来源网络,如有侵权请联系作者删除!】

  “当时只有二十五六岁,在蒸汽车司机里算年轻的。但等到2006年考动车组驾驶员的时候,我就成了数一数二的老人。”说起自己的“驾考”经历,金永鑫感到有些无奈,又有些自豪。

  不仅圆梦开上了“复兴号”,去年夏天,金永鑫还参与了济青高铁的联调联试。并且在去年12月26日,又驾驶了青盐铁的首发列车,亲眼看着中国铁跑出新速度。而能担得起如此重任,也得益于他三十几年累积起来的傲人成绩。

  “百安赛”全称“机车百趟安全正点竞赛”,始于1993年3月。竞赛以乘务员个体为单位,把“安全正点”趟数分成100趟、200趟、300趟……积累趟数越多,得到的物质励和荣誉就越多越高。自创立以来,金永鑫是济南铁局机车乘务员中第一个突破6000趟的。数据显示,截至目前,金永鑫累积安全行车226万公里,折算起来可以环绕地球56.5圈。

  正因如此,敢于攻坚克难的他在听到动车组驾驶员招考的消息后,毫不犹豫地报了名,却差点被年龄挡在门槛儿之外。

  “那个时代的人都有一个铁梦,我也不例外。”金永鑫告诉记者,曾经,年少的自己看着铁轨上边“哐当、哐当”叫着、边冒着黑烟的铁家伙,心里充满了向往,心想如果能驾驶这样的火车该多威风啊。

  “何止圆梦复兴号!我这三十多年,梦想是一步一步圆上的。”金永鑫说。今年春运,是金永鑫职业生涯中的最后一个春运,这位有着37年驾龄的老司机,将驾驶着“复兴号”列车往返于青盐铁线,直到11月份退休。而从18岁开始,金永鑫先后驾驶过蒸汽机车、内燃机车、电力机车、和谐号、复兴号,安全行车200多万公里,折算可环绕地球56圈。记者白鑫燚

  

四代机

  “当时动车组的发展并不如现在,市场不需要这么多驾驶员。所以招考条件非常苛刻,考试更加严格,年满45岁的电力机车司机就不能报名了,我只差一两岁。”金永鑫回忆,当年是全国招考,济南铁局的同事有几百人一起报名,最终只有60人取得了驾驶资格。而其中比他年长的,不过两人。

  “从没有春运的时候,我就在铁干运输,春节值班更是家常便饭。轮四五年的班,才能赶上三十那天在家吃顿年夜饭。早些年一趟车出去四五天,回来年都过完了。”金永鑫说,从前没有动车,胶新线上从青岛到烟台来回要四五天。往往年三十当天走,到家的时候就年初四、年初五了。然而这个距离放到现在,坐动车、高铁三四个小时就能到达。

  列车开动了,一排排树木飞快向后退去,急速前进的动车组好像一把利剑将钢轨两边的田野、村舍和河流瞬间劈开又切合。郁结的心情让金永鑫在司机室倍感压力,生怕这种沉重的心情会影响列车安全,他努力克服内心的情绪。遗憾的是,最终没有见到母亲最后一面。

  :“何止圆梦复兴号!我这三十多年,梦想是一步一步圆上的。”金永鑫说。今年春运,是金永鑫职业生涯中的最后一个春运,这位有着37年驾龄的老司机,将驾驶着“复兴号”列车往返于青盐铁线,直到11月份退休。而从18岁开始,金永鑫先后驾驶过蒸汽机车、内燃机车、电力机车、和谐号、复兴号,安全行车200多万公里,折算可环绕地球56圈。记者白鑫燚...

  金永鑫觉得,这与以往的36个春运并没有什么不同,他要求自己无论如何也要站好最后一班岗,对得起身上这身。

  然而,艰苦的也没有将他击垮,反而激发了他的学习热情。一个本子一支笔,在昏暗的司机室里,他了八年的时间,写满了5本被汗水浸湿的笔记本。1990年,金永鑫圆了自己的第一个火车梦。

  

四代机

  “无责任行车事故,责任职工伤亡事故和违章违纪,无责任机破、临修,无责任外伤亡事故,无责任迟拨、运缓、途停、晚点。其中违反一项,成绩立刻清零。我到现在差不多有6500趟了。”金永鑫坦言,因为去年参与了联调联试工作,很长一段时间没有开旅客列车,在退休前恐怕无缘7000趟状元了。但自己驾驶的六千多趟列车都能安全、准点到站,也很自豪。

  “比如春运期间旅客特别多,上车速度慢。如果站停超时,一个站晚一分钟,十个站就是十分钟,后果很。这就需要驾驶员在安全、不超速的情况下,通过调整行驶速度把这个点给赶回来,能正点到达下个站。”金永鑫表示,同样是火车司机,从前累的是体力,如今累的则是脑力,不仅要眼观六、耳听八方,而且在操作上一定要熟练、心态上要冷静,才能在关键时刻临危不乱。

  “蒸汽机车一趟车是由三个人值乘,有司机、副司机,司炉。而司炉就相当于小学徒,几年之后再考副司机、考司机。不像现在,上来就能考司机。”金永鑫回忆,要想当上蒸汽车的驾驶员驾驶火车,必须要从司炉开始,而司炉就相当于车上的锅炉工人,守的是一方锅炉。蒸汽机车跑跑停停,靠的就是这个。

  “大概十五六吨煤,全靠副司机跟司炉拿铁锨一铲一铲往里填,干的全是力气活。一趟车从青岛开到就要下来换班,再上去三个人。从青岛到济南的单趟车,六个机车乘务员共同完成。而现在呢,则是一个动车组驾驶员就可以跑一个往返,能省下11个人。”金永鑫说,蒸汽机车的司机都是出来的。老人干不了,年轻人不愿意干,根本体会不到开火车的八面威风。

  而谈到家人,五十多岁的金永鑫觉得有些歉疚。原来在2017年10月,刚刚值乘动车到达济南站的他便接到了母亲病重住院的消息,如同一道,炸的脑子顿时一片空白。但金永鑫马上回过神来,他清楚地知道,自己赶不回去了。

  “开蒸汽机车又苦又累,就梦想着能开内燃机车。但内燃机车中有很大的柴油味儿,不仅弄得衣服上、头发上都是,连带的家里都是这个味道,所以又盼望着能开电力机车。可开上电力机车后又羡慕动车组,觉得和谐号的司机真帅真有范儿,而复兴号就更炫酷了。”金永鑫坦言,自己是个幸运的人,他的一个一个梦想,都一步一步圆上了。特别是即将退休的时候,又盼来了“复兴号”:“一直以为没机会了。济南局还没引入的时候,我看着其他局的车就心痒。”

  怀揣着梦想,1982年,18岁高中毕业的金永鑫来到铁工作,担当蒸汽机车司炉。虽然同样是在车头工作,然而,这离开火车还相差十万八千里。

  从1982年参加工作开始,他先后经历了蒸汽机车、内燃机车、电力机车、动车组四代机车类型的变迁。在1996年考取了内燃机车的驾驶资格后,金永鑫又分别于2005年和2006年考取了电力机车和动车司机证。他说,一方面是因为喜欢尝试新事物,一方面则觉得年龄越大越要学习,不然就要被社会淘汰。

  2019年春运,是金永鑫职业生涯中的最后一个春运。他将驾驶列车往返于刚刚开通满月的青盐铁线,直到11月年满55岁后,正式退休,距离现在还有大半年的时间。